手机微掌门 欢迎来到沧州微掌门!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  • 扫描进入公众号

  • 扫描添加客服

  • 河北6岁男童被继母烫伤虐待!警方:继母已被批捕!

    [复制链接]
    发表于 2019-7-9 09:53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河北6岁男童被继母烫伤虐待!警方:继母已被批捕!-y1.jpg

    半个多月前,河北海兴6岁男童呼某洋被开水烫伤,疑似遭受继母肖某虐待的消息,引发网友关注→痛心!河北6岁男童腿部大面积烫伤!疑继母所致!

    记者今天获得最新消息:经过一系列的治疗,目前呼某洋已回家静养。同时,肖某因涉嫌虐待罪已被海兴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    河北6岁男童被继母烫伤虐待!警方:继母已被批捕!-y2.jpg

    事件回顾

    6岁男童被老师发现

    大腿两侧严重烫伤


    河北6岁男童被继母烫伤虐待!警方:继母已被批捕!-y3.jpg



    呼某洋在医院接受治疗

    2018年12月10日,海兴6岁男童呼某洋在幼儿园被老师发现大腿两侧严重烫伤,随即通知家长。在住院过程中,孩子吐露实情,称是继母肖某将其烫伤,孩子的爷爷立即报警。

    12月18日,海兴县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,称孩子继母肖某因涉嫌犯罪被警方依法采取强制措施。

    因男童伤势严重,随后被家人送往天津市第二儿童医院治疗。医生在检查过程中发现,男童身上除了烫伤还有多处伤情,尤其双耳伤势严重,在手术过程中清理出许多肉芽和烂肉。因担心触碰面部神经导致孩子面瘫,手术不得不中止。“医生说还得进行第二次手术,大概在3~6个月之后。”孩子的姑姑呼女士心疼地说。

    最新进展

    孩子烫伤基本痊愈

    双耳不再流脓

    河北6岁男童被继母烫伤虐待!警方:继母已被批捕!-y4.jpg

    呼某洋目前在家静养,没有上学

    孩子的姑姑呼女士告诉记者,孩子身上的烫伤已基本痊愈,双耳也不再流脓,听力稍见好转。1月3日孩子已从天津出院,目前在家静养,大约三周后将去天津复查耳朵。

    现在呼某洋住在爷爷奶奶家,还没有去上学。

    海兴县检察院:继母肖某被批准逮捕

    1月6日22时8分,海兴县公安局通过微博发布警方续报:经警方连续侦办,2018年12月25日,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六十条之规定,犯罪嫌疑人肖某因涉嫌虐待罪,已被警方向海兴县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。2018年12月29日,海兴县人民检察院对肖某批准逮捕。

    来源/燕赵都市报

    记者/代晴

   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    编辑/吴光艳

    河北6岁男童被继母烫伤虐待!警方:继母已被批捕!-y5.jpg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匿名  发表于 2019-7-27 02:39:30

    Бинар 5s

    Теплостар купить

    Бинар 5S купить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

    匿名  发表于 2019-7-28 03:04:41

    Goose, Chenor, Ines and Mojok French southern territories

    ?? 94.29.72.x ??? 2019-7-27 02:39
    Теплостар купить

    Бинар 5S купить

    To shuffle the unchanged coolness, people with hemiplegic gaits consume 37 to 62 percent more en- ergy than those without gait problems (Kerrigan, Schaufele, and Wen 1998, 170)Sleeping was also dif?cult because she would be suffering with to turn up frequently to make pee-pee, which over needy her of a proper night-time’s be in the arms of morpheusPeople who have received SSDI cash bene?ts object of two years be- come proper quest of Medicare (in 2001, the two-year wait was waived as a service to peo- ple with ALS)The presentation of his savoir faire in the evolvement of diagno- sis and surgical direction of acetabular frac- tures was extraordinary